Anchor

I'm a mess but the mess you wanted

想开车,可是还没告白。

啊,脑壳疼。

【林秦】玫瑰花环Ⅳ

#ooc

#年上!!勉强算个师生恋吧



“手手手,位置不对。”

秦明正一脸苦大仇深地捧着篮球研究着怎么把它丢进对面那个框里,被突然出现的林涛吓了一跳。

“我教的时候又没听是吧?”

秦明眨了眨眼,没吭声。

林涛拿过秦明手里的篮球给他示范正确的持球方式,又讲解了方法后把球递给他,“试一下。”
“嗯。”

嘭嘭嘭,球几次都砸在了篮框上。

“没什么大问题,多练练找找感觉。”

林涛看他掌握得差不多了才放松了脸部肌肉,露出一个笑来,“我看你今天有晚课,下了课等我咱吃宵夜去。”

还没等秦明有反应,他又窜到其他学生那儿进行指导去了。

秦明拍了两下球,又试着投了一个,这次进了。


“来来来,没吃过吧,尝尝。这家味儿特正。”

林涛把盘子往秦明面前一推,自己带上一次性手套开始跟小龙虾斗智斗勇。

秦明默默看着举着钳子的克氏原螯虾又看了一眼吃的津津有味的林涛,决定还是不告诉他这有多不干净了。

“真好吃不骗你。”

林涛看他没有动的意思,直接把剥好的虾肉递到秦明嘴边。

不知是今晚月色太美还是眼前的人让他无法拒绝,秦明不知不觉也吃了几个。

其实,味道还可以。

林涛又给他剥了几个,接着把几乎没动过的那盘拽到面前解决,秦明撑着下巴看红色残骸被堆成小山心思又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走了。”

林涛结了账回来凑近打了个响指,叫醒了端正得像个雕像的秦明。

吃小龙虾当然少不了啤酒,林涛叫了个代驾把车开回去。两个人慢悠悠走在铺满月光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东扯西扯。

秦明慢他半步,林涛被勾勒出的影子在他脚下随着步伐微微晃动。

小时候他总是跟在大人身后,乐此不疲地玩踩影子的游戏。

于是他难得做出了孩子气的行为,跨步到林涛身后去踩他的影子,仿佛跨过了他们在彼此生命里消失的十年。


林涛在楼下背靠着一棵白桦树,白色的烟雾从嘴里跑出来又被一阵刮来的风吹散,带来丝丝水汽。

要下雨了,得回家关窗。

他伸了个懒腰眯着眼把烟头熄了扔进垃圾桶。

他把两只手叠起来放在脑后,又换了条支撑重量的腿,等到身上的烟味儿散得差不多了才抬脚上楼。

自从家里多了个小祖宗,烟都得躲着抽。

林涛刚迈进家门,沉闷的雷声就从远处经外耳道打在了鼓膜上。

看来这雨不会小。

他手脚麻利地关了窗,想了想去敲秦明的门,“要下雨了,别忘了关窗。”

门那边只是沉默。

又敲了两下,依旧是沉默。

林涛干脆推开了门,一片漆黑。

睡这么早。

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轻手轻脚地走到窗边看了眼,顺手把窗帘拉严实。

窗帘是之前秦明自己挑的,本来他看中了银灰色,林涛评价了句好像有点闷骚,被瞪了一眼后就换成了现在的咖啡色。

林涛刚准备出去,视线扫过床的时候觉得被子似乎有些细微的颤动。

他闭了一下眼又睁开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做噩梦了吗?

伸出的手刚想把秦明叫醒,一道闪电劈开空气的瞬间,他想,秦明在害怕。

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就这样被拽着线头整个扯了出来,秦明家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外地上大学,惦记着小家伙的生日邮了个汽车模型,然而等他放假回家的时候这个模型被放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蒙了一层灰。

雨夜,渎职,跳楼。林母不愿细说他只知道个大概,秦明也不知被哪个亲戚领走断了联系。

一别十年。

林涛垂下眼脚尖一转朝门的方向走,那些复杂的难以言说的情绪发酵成了醋把他整个心泡的又酸又涩。

他常想,如果没有那件事多好,秦明会长成一个灿烂如阳光的人吧,而不是把自己和其他人之间筑起一道隐形的墙,无论墙外如何墙内总是阴雨连绵。

林涛去而复返,拍开了床头的卧室灯,捧着他的笔记本盘腿坐上了秦明的床。

他感到那团被子慢慢平静下来,接着往旁边挪了挪。

“怎么了?”
秦明把被子往下拉了一些,眯着眼睛适应白炽灯的光亮。

林涛瞧着他被冷汗打湿的刘海,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淡,“我房间空调好像出了问题,介意挤一挤吗?嗯,好了我知道你不介意。”

说完还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来。

“……”

秦明又把被子拉下来一些露出整张脸,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你在看什么?”

“A片,一起吗?”

林涛说着就要把电脑往他的方向挪,秦明吓得连忙转头,差点整个人连着被子一起翻下床,“不,不用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罪魁祸首的笑声,夸张到以为他在看什么搞笑节目,“哈哈哈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秦明往回挪了挪,食指抵在嘴角上推了一下又松开,没理会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的某人,重新裹着被子躺好。

“闭灯,声音关掉。”

【林秦】玫瑰花环Ⅲ

#ooc

#年上!师生恋【大概

#越来越像流水账了,溜了溜了。

秦明向来起得早,林涛敲他的门时候正坐在窗边温习病理书。

“看什么呢?”

林涛好奇地凑过去,瞬间就后悔了,彩色的插图有让人完全丧失食欲的能力。

“你居然起这么早。”

秦明把书合上放在桌角的一大摞课本上,端详了一会想了想,“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书架。”

“我那书架还挺空的,你随便放。”

林涛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床上,拍了拍还算软乎的枕头,“昨晚睡得还行吧?”

秦明看着他欲言又止,心想你能不能不要穿着出门穿的裤子坐我床上。

“对了,赶紧换身衣服出门。”

林涛一拍大腿,不见外地直接从秦明昨天带来的衬衫西裤里翻出了唯一的一套运动服。

“我的书还没看完。”

秦明语速飞快地吐出了一句,又把刚合上的病理书抽了出来。

他真的不想去晨跑,一点都不想。

打开的一瞬间又被一只手啪地摁住,秦明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他的手,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地整齐干净。

秦明眨了眨眼,不知想到了什么,耳尖有点泛红。

“我听李老师说你去年一千米……”

“走吧。”

秦明截断他的话,被人当面讲出来一千米差点不及格的事还是有点丢脸的,更何况是林涛。

林涛露出个得意的笑,小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林涛伸手拨了拨书桌上的绿萝叶子,他都记不得上次浇水是什么时候了,没想到秦明浇了几天又绿油油的了。

他跨坐在秦明刚坐过的椅子上,把小臂搭在椅背上刷朋友圈。

无非是晒吃晒照晒旅游,林涛咂咂嘴,顺手拿了桌上秦明的杯子喝水。

转头的瞬间秦明正好在往身上套衣服,布料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他白皙削瘦的背延伸到腰线,加上窗外照进的阳光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一小部分的水差点进了气管,林涛趴在椅背上呛咳得厉害,妈的林涛你想什么呢。

“没事吧?”

秦明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有些生疏地拍了拍他的背,眉毛不自觉地皱起来。

“没事没事。”

林涛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从椅子上窜起来,随即又不自然地指了指门口,“那个,走吧。”

秦明看着走在前面的林涛的背影,莫名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可又不知道是哪儿。

林涛的公寓对面不远就是公园,里面有一个到夏天就开满荷花的湖,他绕着湖慢跑,突然脑子里冒出句“映日荷花别样红”来。

他默念了两遍,发现这上一句死活也想不起来了,于是转过头去问跟在他身后的秦明。

秦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嗓子仿佛着了火,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蹦字。

“哎呦,歇会儿歇会儿。”

林涛没觉得自己跑得多快,这孩子体质太差了。

他拽着秦明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从兜里摸出一小瓶水,拧开瓶盖递给他,“慢点喝。”

秦明调整了下呼吸,小口小口地喝水。他整个人都不是很好,喉咙干得不行,肺有种要炸的感觉,腿也是酸痛的。

“跑步的时候注意呼吸节奏,两步一呼两步一吸,或者三步,找找适合自己的节奏。”

林涛开启了体育老师的模式,一本正经地严肃教学。

秦明仰头看他,点了点头,嘴里还含着口水,显得本来就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更圆乎乎。

林涛总有一种他越来越萌的感觉,嗯,应该是错觉。

“你再歇两分钟然后去吃早饭。”

林涛伸了个懒腰,风从湖面上掠过来到他的面前带来丝丝凉意,两个字,舒服。

林涛领着秦明穿了两条小巷又转了个弯来到一家不太起眼的门店,秦明看着他撩开帘子跟老板热情的打招呼,也跟着点点头。

“麻烦老样子,再来碗咸的少加料。”

长相憨厚的老板笑呵呵地应下,没一会儿便端上两碗冒着热气的豆腐脑。

秦明从兜里掏出消毒湿巾仔仔细细把餐具擦了一遍,然后试探性地抿了一口,还不错。

“好吃吧?要尝尝我这碗吗?”

林涛将瓷碗往前推了推,看着秦明尝了一口然后露出个复杂表情来。

他叹了口气,深感遗憾,明明甜豆腐脑才是王道!

【林秦】玫瑰花环Ⅱ

#年上预警!算师生恋吧。

#前文麻烦戳头像

#ooc突破天际

被屏蔽了完全不懂点在哪:-P

啥也没有

居然300粉了,非常感谢大家!!!

最近在准备考试QAQ不过还是在抽空码花环的

尽量这周搞出一章吧。

然后,有想点梗的嘛?

我不行了!!!

奇葩朵朵让我更爱林秦了!!!

亲亲!!!

你俩打架抱在一起干嘛?可笑死我了!

各种眼神!!!原地爆炸!!

【林秦】玫瑰花环Ⅰ

#ooc

#!!!年上!!!预警!!

#也算是师生恋……?

#文名来自免疫学-E玫瑰花环实验

#突然诈尸:-P

        夏天总是令人讨厌。更令人讨厌的只能是夏天的体育课了。

        秦明站在队伍的最边上,还是裹着长衣长裤,双手插在兜里,闷闷不乐地垂着头看着地上的几只小虫。

       “大家好,我姓林,是这学期篮球课的老师。请多关照。强调一下我不想看到任何人逃课,下面点名。”

        声音不错。篮球讨厌。

      “秦明……?”

      林涛眼神划过手里的名单,愣了一下,重名吗?
     “到。”

      秦明把头抬起来和他的目光相遇了一瞬,然后又低下头。

     “好了,先跑两圈热热身,向右转,跑步走。”

      林涛走到队末拍了下秦明的肩膀,“跟我过来一下。”

       秦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我的讨厌表现得很明显吗?

       他跟着林涛走到树荫下,突然被一把搂住肩膀,“秦小明,好久不见啊。”然后又是一顿使劲揉毛。

       秦明当机了几秒,手忙脚乱地远离罪魁祸首。

      “老…老师你干嘛?”

       “秦小明,你居然忘了哥哥我。”

        说罢,手捂着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这熟悉的感觉,他知道是谁了。留了胡子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林涛,你真的很无聊。”跟十年前一样无聊。

      “秦小明,你还是这么没大没小。”

       林涛勾着嘴角一脸无奈,十年了,小不点长得都快和他一样高了。

       “哎!排头的慢点!没看见女生跟不上吗?”

         林涛吼了一嗓子,转过头来,“行了,别笑了,你也跑圈去。”

         秦明条件反射抿嘴,脸颊也鼓起来,还是小时候拉他运动那副不情愿的样子。

         “听话啊,晚上请你吃饭。”

       林涛被瞪了一眼依旧不为所动,秦明只好慢吞吞地接到队伍后面不情不愿地跟着跑步。

       啊,好讨厌。



       “等着,我去买点东西。”

        林涛把车停在超市不远处,解了安全带刚要打开车门,又回头问了句,“零食要吗?”

        秦明奇怪地看他一眼,摇摇头,手指又翻过一页书。又不是小孩子了。

        林涛回来地很快,他把两大袋东西一股脑地放到车后座。

        秦明好奇地看了一眼,“不出去吃?”

      “月末嘛,理解理解。”

       “哦,那你自己弄。”

        林涛被噎了一下,车开出去好远才才憋出个忘恩负义。

      “成语不错。”

       “……”

       嘿!这孩子还学会怼人了。

        林涛家离学校也就十几分钟的路,两人下了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走到电梯口碰到一个留着短发一身牛仔服的姑娘。

      “呦呦呦。”

       秦明看着她挤眉弄眼地朝林涛打招呼,很熟的样子。

        “哎?他不是……”

        “解释就是掩饰,有案子先走啦!”

         她语速飞快地打断了林涛的话,说罢像一阵风一样跑过去,小皮鞋踩得哒哒响。

       “没点小姑娘的样儿,还没我们小明文静呢。”

        林涛按下楼层按钮,吐槽的同时也不忘揶揄下秦明。

       “……”

        “对了,大宝她是法医,你有问题就问,别跟她客气。”

      “你们关系很好?”

       电梯到达的声响把秦明这句本就几不可闻的话盖了过去。

      “嗯?你说什么?”

       林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开始挨个兜儿翻找钥匙。

      “没什么。”

       秦明不自然地撇过头, “她住这?”说着朝对门的方向歪了歪头。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林涛转了两圈钥匙,拽开门从鞋柜里扔了双拖鞋出来,“穿这个吧,新的。”

       “猜的。”

        秦明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比他想象的要整洁一些,而且没有任何女性存在的痕迹。有点惊讶地挑了下眉,握拳的手不自觉放松开来。

      “秦明,接着。”

       被叫到的人转过身,一个苹果沿着抛物线向他飞过来,秦明手忙脚乱地接住显得有点狼狈。

       “林涛!”

       “饿啦?马上好。”林涛端着锅从厨房出来,又支使他把电磁炉连上电源。倒是一点看不出刚才搞突袭的人是他。

       水翻腾着涌起蒸汽,飘散出食物的香气。秦明碗里绿油油的蔬菜堆成小山,林涛皱了皱眉,换了双没用过的筷子挑了小半碗较瘦的肉卷推了过去,便又低头往自己的碗里加辣酱。

       食不言寝不语一直是秦明的习惯,他慢条斯理地吃到八分饱才放下筷子开口到,“怎么不直接做辣锅?”

       林涛咽下一个肉丸,伸着筷子在锅里捞粉条,“我记得以前邻居家有个小孩非要吃辣,结果把自己辣哭了。”

       这种不光彩的往事被当面说出来,把秦明气得脸颊都鼓了起来,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把碗筷拿到厨房。看着水池里满满的泡沫,秦明觉得方才的一系列行为简直太像个小孩儿了。

      “呦,贤惠啊。”

       林涛把一摞的盘子碗丢进水池,“那这些也麻烦您嘞。”

       秦明难得没怼他几句,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刷碗。
      他这样反而让林涛觉得不好意思,“还是我来吧。”

      “围裙在哪?”

       秦明看着溅在衬衫上的水渍,满满的嫌弃。

      “我记得好像在……”

       林涛嘟囔着,开始翻箱倒柜地找。

      “你就不能把东西好好放吗?”

      “哎,这不是找到了吗。”

       林涛从角落里扯出了一条围裙,粉色的带着Hello Kitty的。

       “好像超市送的,将就一下吧。”

        秦明无奈地想抬手捂脸,举到一半意识到手上都是洗洁精油渍和水的混合物。

        在他感到尴尬之前,林涛抖了抖围裙直接挂在他脖子上,然后绕到身后打结。

       林涛是比秦明高一些的,微低下头时呼吸带起的气流正好喷洒在外露的敏感的脖颈处。

       刺激从感受器沿着传入神经到达中枢,秦明的耳朵倏地泛红,甚至身体也有些燥热起来。

        他知道,这很不对劲。

      “好了。”

       林涛颇为满意地看着秦明腰后的蝴蝶结,还挺好看。

     “出去。”

      ???

     “你的呼吸打扰到我洗碗了。”

      ????

       林涛愣了一下,脑子转了个弯儿,估摸着秦明可能是不好意思。干脆摆着手表情夸张地喊着服从命令便出去了。

       秦明表情木然地继续手上的家务,脑子里却像是一团乱麻怎么也捋不顺了。



还没想好怎么👆窗户纸,已经开始脑补他们疯狂地……
没救了没救了:-P

缝里扣糖【不是

p1花少昀
p2现哥ins

【林秦】当小三是怎样的体验?

#ooc

#大家相信我!!!我就是个标题党!!!!




匿名。

简单说几句吧。

他是大我一届的学长,第一次见他是在图书馆。

(平时闲的没事去找几本小说什么的看看。)

说起来还挺俗的,我挑的位置正好在他对面,可能是我挪动椅子的声音有点大,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就是这一眼,我就彻底沦陷了。

然后我就一直不动声色地捧着书偷看他,期间撇到了他写在笔记本内页的名字。

没想到是他,我们学校出名的医学院学霸,也是出名的高冷。

然后等到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我跟上去试图搭讪,结果嘛,当然是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不过,出名意味着稍微用点心思就能得到有用的信息,比如住哪个寝室,常去的地方在哪之类的。

于是,我就展开了长路漫漫的追求计划。

第一步,刷存在感。

正好他在的寝室有我比较熟的哥们,没事就去串串门提升一下熟悉度。

接下来就从打招呼开始,慢慢加深两个人的接触程度。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据我那哥们回忆,我某天出去聚会喝大了,回来直接摸到他寝室把人按到墙上亲,亲完就睡死过去了。

用膝盖想都能想象到他当时的脸色,估计恨不得把我从窗户丢出去。

第二天早上酒醒了就怂了,怂了两天决定破罐子破摔去寝室楼下堵人。

把人拉到墙角又……怂了=_=

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总之很尴尬。

估计他实在是觉得吵直接伸手捂嘴,当时以为他要开怼,结果一句‘以后喝酒不许亲我。’给我砸蒙了。

[跑圈冷静一下.jpg]

(emmmm是真的跑了……)

那天晚上亢奋地睡不着,躺在床上列了个计划单,吃饭逛街看电影什么的,仿佛小学生春游。【?】

前几天还好,偶尔晚上拉他出去吃顿好的,送他回寝室的路上拉拉小手,心情好的时候亲个嘴啥的。

好景不长,他突然就开始发消息很久才回,打电话很少会接,约会一律没空。

然后我就控制不住洪荒之力了,什么移情别恋,家里反对,癌症晚期都脑补了个遍。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把他寝室的哥们拖出来喝酒打听情况。

这兄弟端着酒杯听我絮叨了半天,一脸沉痛地看着我。

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完了。

“涛啊,委屈你了。”

???????

“当了大神和学习之间的小三儿。哥劝你一句,人家俩才是真爱。”

我“……”

得,忘了医学生期末这茬了。









  皮这一下很开心:-P